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风斓云舒的博客

诗意的栖息在大地上

 
 
 

日志

 
 

(勿转)蒹葭雪——云舒和手辰合写的微电影(2012年深冬)  

2014-09-11 19:32:08|  分类: 风雨陪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场景一:

华灯初上的夜晚,整个城市沐浴在一片暖意融融的灯光里,街上车水马龙,下班的人群熙熙攘攘,韩蒹穿了白色的风衣,项间飘舞着蓝色的丝巾,背了背包缓缓地行走在回家的路上,脸上的神情幽幽地。而卢笛此刻正在那家他和韩蒹曾约会过无数次的酒吧一个人喝着闷酒,眼前浮现出地是韩蒹那张越来越冰冷的脸。(背景音乐:《醉了爱情却醉不了你》)

空空的酒杯透明的玻璃

空空的心里又装满你的样子

我知道不应该再把你想起

可这样的思念总是身不由己

 

也许老天不该让我们相遇

也许老天不该让我们相识

也许你不该笑得那样甜蜜

那样我就不会情不自已

 

清纯的眼睛清纯的泪滴

斟满的酒杯又装满你的委屈

我知道不应该再把你惦记

可莫名的思念让我措手不及

 

我想用酒精来麻醉自己

醉了爱情却醉不了你

一杯一杯都是你的影子

一步一步我陷入了爱的迷局

场景二:

这个城市的某个小区,皎洁的月光洒在地上,小区的路灯幽幽地亮着,小区大部分的人家都已是灯熄人眠,只有521号楼的202室还在秋夜的凉风里摇曳着灯光,看起来显得有些凄清。

时针指向晚上10点,韩蒹一个人坐在电脑前浏览论坛。她的手指在键盘上飞舞,屏幕上显示一行行的文字:

睡在枕边的陌生人

在水一方

你在床的中间,我在床的中间

一张双人床面对面入眠

天还没亮心也很暗

像一条还没出现的地平线

 

睡梦中也找不到海的岸

伸出手也无法抚摸那张脸

呼吸变得忽深又忽浅

突然醒来星星也已经走远

 

回回看看你还在我的枕边

只是不知何时转过了肩

两个最熟悉的陌生人

只有低头默默吃早餐

 

你在床的左边,我在床的右边

一张双人床背对背翻转

时间很长距离很短

像两条无法相交的平行线

 

转过身却看不到你的脸

抚摸你却无法传递我的暖

明明就在彼此的身边

忽然感觉每个人都很孤单

 

早晨醒来你还在我的枕边

只是不见了你深情的眼

两个最熟悉的陌生人

依然准时挥手说再见

打完这些字,韩蒹神情忧郁,呆坐了一会。发表在了东平论坛的心情故事版块,署名“在水一方”。

卢笛一边喝酒一边用手机上网,他打开东平论坛,浏览心情故事,看到了韩蒹的帖子《睡在枕边的陌生人》,苦笑一下,用手机打字。“这就是真实的生活。”署名“氓”。

“难道这就是生活的常态?我和他是青梅竹马的伴侣,也逃不过七年之痒吗?”韩蒹回复。

“孤独是人生的常态。我们都一样,在七年的时钟旋转中,转过了身,背靠着背。”卢笛喝了一小口酒,回复道。

“也许再次转过身,就是春暖花开?”韩蒹飞快地打下这些字。

“也许,渐行渐远,如蒹葭雪一样,越飞越远,到一个我们都预想不到的地方……”卢笛神色凝重,大口喝了半杯。

“呵呵,谢谢你这么晚了还陪我聊天。还不睡吗?”

“在外面喝酒,消耗长夜。”

“那少喝点,早点回家。晚安。”

“晚安。”

喝得醉醺醺的卢笛摇摇晃晃地走进大门,进入521号楼爬上2楼整个人依靠在墙壁上用手使劲怕打着家门。屋内的韩蒹依然穿了那件粉色的猪猪睡衣,长发披肩,面前的高脚杯里倒满的红酒发出诱人的光泽,韩蒹的脸颊已让红酒渲染成了绯红,她听着门外的怕打声渐渐消失后才很漠然地站起来去开门,打开门的那一霎那伴随的是咣当一声—卢笛半个身体倒了进来,韩蒹幽幽地一声长叹,随即把卢笛剩下的半个身体也拖进来。这一夜卢笛以地当床,而韩蒹和泪就酒。

天色渐亮,叮铃铃……急促地电话铃声把他们惊醒,韩蒹匆忙奔过去接起,是摄影俱乐部的李总打来的——他们才记起今天是摄影俱乐部去湖边拍雪的日子,于是各种匆忙收拾自己的东西,然后急匆匆地下楼,按习惯依然是卢笛开车,韩蒹坐车,只是这些日子车上不再有他们的欢声笑语,替代的不是争吵便是沉默。今天谁也没有打破沉默,因为他们怕再次的争吵,一路上就如两个陌生人般不言不语,无视对方的存在。车一路狂奔终于到达了他们集合的地方—东平湖畔。

场景三:东平湖畔

蓝天下,晨光里,晶莹的白露凝结成雪一样的秋霜,微风徐徐吹来,蒹葭雪随风飘飘荡荡。

不远处两个小孩正在玩着过家家的游戏。小男孩很郑重地对小女孩说:“嫁给我吧,我会一辈子对你好。”小女孩也一脸认真地对小男孩说:“嗯,我也会一辈子爱你。”

镜头拉近:两位头发雪白的老人正相互搀扶着在湖边漫步,此情此景让在场的人都心生感触。

李总随口吟诵起《蒹葭》,芦苇丛中传来悠扬的箫声。

蒹葭苍苍,白露为霜。 所谓伊人,在水一方。

溯洄从之,道阻且长。溯游从之,宛在水中央。

蒹葭萋萋,白露未晞。 所谓伊人,在水之湄。

溯洄从之,道阻且跻。溯游从之,宛在水中坻。

蒹葭采采,白露未已。 所谓伊人,在水之涘。

溯洄从之,道阻且右;溯游从之,宛在水中沚。

众人围了过来,为李总鼓掌。李总沉吟了一下,说:“不如我们举办一次摄影作品展,展示一个人从小到大的成长轨迹或者一对爱人从青梅竹马到白头偕老的人生影像。时间就定在2013年的1月4日。俱乐部的所有成员都要挑选自己的作品参展。”

场景四:返程路上

夕阳西下,一行人开始返程,韩蒹和卢笛依然沉默着,各自想着各自的心事,眼前不时地浮现出在东平湖畔看到的那情那景。韩蒹不时地眼角的余光瞟瞟卢笛,而卢笛也会偶尔偷窥一下韩蒹。卢笛伸手旋开CD,“背靠着背,坐在地毯上……我能想到最浪漫的事就是和你一起慢慢变老”传出的是赵咏华那甜美的歌声。韩蒹觉得眼睛开始濡湿,进而情不自禁地抽噎起来!这首歌她和卢笛曾听过无数遍,而歌中所唱也曾是彼此的诺言……镜头转移,卢笛脸上一脸的温情,当他听到韩蒹的抽泣声时,便情不自禁地抽了面巾纸递给韩蒹,手与手碰触,心里渐渐涌动起些什么!

场景五:家里

相册散落了一地,韩蒹和卢笛正在翻箱倒柜的找着什么。

“找到了,你看,你一脸的泥巴,哭成了一个人泪人了。”卢笛举着一张照片笑着叫道。

韩蒹走到卢笛的身边,两人一起端详起那张泛黄的照片。照片上两个小孩子在地里玩泥巴,男孩把泥扔到女孩身上,女孩用带泥的手擦了一脸,哭了起来。

静止的画面突然动了起来,两个孩子在田边玩耍。(背景音乐《打碗碗花》)

田里的庄稼,

吐露着芳华,

田边的我们在玩泥巴。

手里绿绿的小兔,

是一束束狗尾巴花。

短短头发,

插满打碗碗的花。

 

河里的青蛙,

又在叫呱呱,

河边的我们呀坐在柳树下。

嚼着甜甜的芦根,

又塞满一把榆荚。

伴着夕阳,

吹着柳哨回家。

“还好意思说,还不都是你,打小就欺负我。”韩蒹娇嗔着说着,把照片放在了影集里。“你看这张,样子最傻的就是你了。”韩蒹拿出影集里的一张合影。卢笛挨着韩蒹看照片,照片上写着xx级二班同学毕业合影。

照片里的人物走出,两个中学生手牵手走在小路上。(背景音乐《绒花树》)

那是某年某月某一天

朵朵绒花飘落在身旁

我们牵手走过的小巷

花香弥漫幸福的天堂

 

爱情带着绿色的翅膀

片片羽毛在风中荡漾

粉红绒花亲吻着脸庞

心儿沉醉没有了方向

 

绒花树上那甜甜的梦想

甜甜的回味在青春的季节里歌唱

绒花树下那淡淡的过往

淡淡的回忆在蓝蓝的天空中飞翔

“从初中开始,受欺负的就变成了我,一直到大学毕业,再到结婚。你是有气就往我身上撒,有了委屈就往我身上抹眼泪啊。”卢笛指着大学毕业照片说道。照片上韩蒹骑在卢笛的背上,两人都笑得如花一样。“难道你不情愿吗?忘了当时求婚的时候是怎么说了的吗?”韩蒹扯住了卢笛的耳朵。韩蒹一边往外拿照片,一边说,“记得,记得,一辈子也忘不了。”照片上,韩蒹穿着洁白的婚纱,可是背景却是一间简陋的宿舍。

照片上的两个人甜甜蜜蜜,窃窃私语,共同谋划着未来。(背景音乐《嫁给我是你一生的赌注》)画面显示歌词中的相关的内容,两个人从牵手到结婚再到奋斗创业,由一间宿舍住进宽敞的三居室,到开着自家车旅游的画面。

习惯了每天都看着你

慢慢就爱上你脸红的样子

不必窥测明了的心事

告诉你我愿意和你在一起

 

习惯了懒散和坏脾气

习惯了有你在身边的日子

放弃一切嫁给我为妻

告诉你我愿意爱你一辈子

 

嫁给我是你一生的赌注

我怎么舍得让你输

从此就迈开跋涉的脚步

用双手捧出最真最美的幸福

 

嫁给我是你一生的赌注

我怎么舍得让你输

再多的诱惑我不会驻足

用真心呵护我们温暖的国度

音乐声渐弱,韩蒹的眼泪慢慢滑落,卢笛把她紧紧搂在了怀里。

场景六:论坛

皎洁的月光洒在地上,小区外的霓虹闪亮,小区内灯火通明。

时针指向晚上8点,韩蒹一个人坐在电脑前浏览论坛。她的手指在键盘上飞舞,屏幕上显示一行行的文字:

真爱永远

在水一方

我们相爱的那一天,相信我们的爱情是永远。

永远有多远?永远不是一个时间。

永远其实很简单,只要你把我放在你的心间。

永远到底有多远?永远就是每一个幸福的瞬间。

 

永远其实并不远,一百年过去我们依然相恋。

永远到底有多远?永远就在你我的心和心之间。

无论是在哪一天,相信我们的爱情是永远。

永远有多远,牵手走过所有时间。

韩蒹把内容发表在了东平论坛的心情故事版块。

卢笛在摄影馆用手机上网,他打开东平论坛,浏览心情故事,看到了韩蒹的帖子《真爱永远》,微笑一下,用手机打字。

“春天就要来了,你的爱情也转身了。”署名“氓”。

“爱情就像四季一样,也在轮回。还在外面喝酒吗?”韩蒹回复道。

“我的爱情也轮回了,正准备给爱人送礼物呢。”卢笛回复。

“这么好啊,生日礼物吗?”

“结婚七周年。”

“真的吗?好有缘份啊,我们也是。”

“那真是缘份哟。不打扰了,我们都好好准备吧。”

“好,88.”

卢笛收起手机,对相馆的工作人员说了几句话。

场景七:家中

吹着口哨的卢笛抱着一个礼品盒,进入521号楼,跑上2楼,用钥匙悄悄打开了屋门。屋内的韩蒹依然穿了那件粉色的猪猪睡衣,长发披肩,背对着韩蒹,正在点燃餐桌上的蜡烛。烛光幽幽亮起,透明的高脚杯里红酒发出暖红的光泽,韩蒹的脸颊已让红酒渲染成了绯红。她转过身,卢笛正含情脉脉地注视着她,双手放在背后。韩蒹深情地注视着卢笛,卢笛拿出礼物盒,轻轻打开,递给韩蒹。

这是一本精美的影集,韩蒹捧着影集,读上面的文字:真爱永远。

“永远到底有多远?永远就是每一个感动的瞬间。”卢笛注视着韩蒹一字一字地说道。

“永远其实很简单,只要你把我放在你的心间。”韩蒹头也不抬地说。

“啊?你是‘氓’?”韩蒹瞪大了眼睛说。

“那你就是‘在水一方’了?”卢笛笑着抱住了韩蒹。

烛光摇曳,人影模糊。背景音乐《蒹葭雪》缓缓响起。

(背景音乐《蒹葭雪》)

秋风吹落了一地的感伤,

我掬一捧在我的手掌。

一抹是你的发香,

一抹是芦花的芬芳。

 

你的发香连着甜甜的过往,

仿佛甜甜的雪花酿。

我们牵手走过的小巷,

还是那样的幽深悠长。

 

蒹葭雪飘落在你的肩上,

你发如雪鬓角苍苍。

只是那一往情深的目光,

还是当初纯真的模样。

 

秋水摇曳了一池的惆怅,

我掬一捧在我的手掌。

一边是你的红晕,

一边是蒹葭的苍苍。

 

你的红晕带着纯纯的遐想,

仿佛纯纯的白月光。

我们相依相偎的地方,

还是那样的宁静安详。

 

蒹葭雪飘落在我的身上,

我发如雪鬓也苍苍。

走过了一年一年的时光,

你的芬芳飘落我身旁。

 

 

影展大厅里,韩葭和芦笛送来的作品摆放在最显眼的位置。一群来参展的人正围着作品在叽叽喳喳地评论着什么.韩葭和卢笛手牵了手也恰好驻足在此,突然一个声音响起:快看,这两位不就是照片里的新娘和新郎吗?依然这么恩爱啊!韩葭和卢笛相视一笑,牵手悄悄离开了展厅,迎着满天地晚霞来到了东平湖畔,面对夕阳席地而坐,相偎相依着!(音乐响起——最浪漫的事)

 

 

 

  评论这张
 
阅读(1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